权力的游戏七大国到底是哪七国,冰与火之歌

作者: 仪器仪表  发布:2019-11-26

前段时间有两个消息,一个是《指环王》要拍美剧,另一个就是我们很可能要在2019年才能看到《权力的游戏》的第八季(最后一季)。

PS:作为剧粉本文作为参考即可,不喜欢可自行离开本页
冰与火之歌:坦格利安王朝编年史(卷二)

冰与火之歌:坦格利安王朝编年史(卷三)
已更新
另附坦格利安诸王(AC表示伊耿历)
伊耿一世 1AC - 37AC
伊尼斯一世 37AC - 42AC
梅葛一世 42AC - 48AC
杰赫里斯一世 48AC - 103AC
韦赛里斯一世 103AC - 129AC
伊耿二世 129AC - 131AC
伊耿三世 131AC - 157AC
戴伦一世 157AC - 161AC
贝勒一世 161AC - 171AC
韦赛里斯二世 171AC - 172AC
伊耿四世 172AC - 184AC
戴伦二世 184AC - 209AC
伊里斯一世 209AC - 221AC
梅卡一世 221AC - 233AC
伊耿五世 233AC - 259AC
杰赫里斯二世 259AC - 262AC
伊里斯二世 262AC - 283AC
坦格利安家族(House Targaryen)曾是瓦雷利亚自由堡垒的一支贵族,其后成为七大王国的统治家族,直至其王朝被推翻,残馀成员流亡海外。坦格利安家族坐镇七国都城君临以及岛屿城堡龙石岛,统治维斯特洛近三百年之久。坦格利安家族的纹章是黑底红色的独身三头喷火龙。坦格利安家族的族语是“血火同源”。

问题:好像只有鹿,狮,狼,龙吧。

第八季一共六集,每集时长大约两小时,第八季绝大部分剧集由明格尔·萨普什尼克和戴维·纳特执导,他们分别导演过让人印象深刻的“私生子大战”和“血色婚礼”。

图片 1

回答:

为了安慰焦急等待的剧迷们,HBO最近放出了一部时长大概40多分钟的动画片——《权力的游戏征服与叛乱:七大王国的动画版历史》

【习俗】
坦格利安家族以黑底红色喷火三头龙作为其家徽,代表着征服者伊耿以及他的姐妹维桑尼亚和雷妮丝,族语为“血火同源”。他们的根据地是七大王国的首都君临与狭海中的龙石岛,国王通常坐在君临红堡中的铁王座之上,统治其广阔的国土。龙石岛则留给其第一继承人,通常为男性,而位于多恩边疆地的夏宫盛夏厅则是留给国王其他儿子作封地。
伊耿,维桑尼亚与雷妮丝
传统上坦格利安家族信奉瓦雷利亚的神明,征服者伊耿的三条龙更是以这些古神的名号命名。他们其后皈依维斯特洛的主要宗教七神信仰,但坦格利安家族与维斯特洛其余的贵族家庭截然不同,他们遵循瓦雷利亚近亲通婚的传统:兄与妹(姐与弟),表亲与表亲(堂亲与堂亲),舅舅与外甥女(叔叔与侄女)。像征服者伊耿那样同时将姐妹娶为妻子并非瓦雷利亚的传统,但在瓦雷利亚偶有先例。
逝世的坦格利安家族成员普遍会被火葬。

《权利的游戏》中的七大国指伊耿建立坦格利安王朝之前存在于维斯特洛大陆上的七个国家,他们分别是北境王国、山谷王国、河屿王国、凯岩王国、风暴王国、河湾王国和多恩王国。

这部动画片讲述《权力的游戏》第一季开篇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可以说是一部前传。虽然整体感觉一般,但对于刚接触这部剧的人来说,信息量还是很大的。

图片 2

图片 3
伊耿带领他的三条龙从黑水河登陆相继灭掉了其中的六国,多恩王国在其国王的带领下奋力抵抗,最终没被征服,伊耿也不得不承认多恩自治。

动画里的情节分别由韦赛里斯·坦格利安、攸伦·葛雷乔伊、小指头、瓦里斯、詹姆·兰尼斯特和珊莎·史塔克担任配音,他们各自解说自己的或自己相关的家族故事。

【特征】
他们继承了异常,甚至被形容为“非人”的美貌。“真龙血脉”一词就是用来描述坦格利安家族一些独有的特征:银金或白金的发色,淡紫、靛青或紫罗兰色的眼睛。坦格利安家族的某些成员对热的忍耐性极高,但他们并不对火绝对免疫。坦格利安家族及其分支黑火家族的部分成员拥有预言梦的能力。
坦格利安家族被称为龙王,他们比其他人更亲近龙。伊耿一世征服维斯特洛时将龙引进,家族一直拥有和支配着龙,直到最后的两只龙死于“龙祸”伊耿三世统治时期。
或许是由于近亲通婚的传统,坦格利安家族有疯狂的倾向,杰赫里斯·坦格利安二世曾说,每当一位坦格利安降生,诸神就将硬币抛向空中,选择疯狂或是伟大。
坦格利安家拥有两把瓦雷利亚钢剑:黑火和暗黑姐妹。两剑分别于戴伦二世与伊耿五世时期遗失(后面会说到)
黑火性情
龙拥有比普通动物高许多的智慧,对养育它们的人有很强的依赖和信任感,可以被训练成强大的战斗坐骑,可以理解主人的语言命令,人们一直认为,驭龙者和自己的龙之间会有某种神秘的魔法联系,驭龙者的个人意志和善恶观会影响到他的巨龙,巨龙会依据骑士的意志判定自己的敌人和朋友。然而驯服一只巨龙并不容易,目前已知的驭龙者都具有瓦雷利亚血统,而一般的人若胆敢挑战巨龙,往往会激怒巨龙,被龙焰吞噬。维斯特洛出现的驭龙者除了来自坦格利安家族以外,还有瓦列利安家族以及两个家族中被称作“龙种”的的私生子,以及一个可能毫无贵族血统的平民少女。而驭龙者在驾驭巨龙之前将其喂饱,则会使其变得更加驯服。
摄食
关于龙的食谱,书中出现的均为肉食,《冰与火之歌》中丹妮莉丝的龙喜食羔羊,无独有偶,在《公主与女王》中,龙石岛有一条野生巨龙,因为经常偷附近牧羊人的羊吃,因而被称作“偷羊贼”。除此之外,《公主与王后》中,阳炎在野外战场负伤之后无法移动,便以周围人畜的尸体为食,在残骸被吃光后,伊耿二世的部下给他送来小牛和羔羊作为食物。龙石岛还有一条龙叫做灰影,他偏爱吃鱼。龙在进食之前喜欢先用龙焰将食物烤熟。
体型
龙的一生都在不停长大,但并不确定它们普遍能活多久能长到多大,学士们认为龙的体积受其生长环境限制,故龙穴里生长的龙没有长到其野生祖先的大小,但是一般来说,越老的龙体积越大。坦格利安家最老也最庞大的龙贝勒里恩活了两百年,体型庞大到能一口吞掉整只长毛象。
龙的身躯散发出高温,在寒夜里向外散发着蒸汽。它们可以喷吐高温火焰,贝勒里恩和瓦格哈尔的龙焰可以将钢铁和岩石融化。除了龙焰之外,双翅上的利爪和牙齿也是龙的重要武器,它们非常的锋利。除此之外,翅膀也是巨龙的自卫利器,君临暴乱中的几条龙,就是因为双翼被束才导致被暴民轻易杀死。龙鳞是龙最重要的防护手段,虽然并不完全对火焰免疫,但是仍然可以抵御绝大多数的火焰炙烤。它们为脆弱的身躯提供庇护,随着年龄的增长,龙鳞会变的越来越厚。
繁殖
关于巨龙的性别有三种说法
其一认为龙没有性别区分。巴斯修士持此观点。根据伊蒙学士的介绍,龙的性别可能和“龙焰一样变幻无常”。
其二认为龙在某些阶段因特殊的原因显现出一种性别,但是其一生可能并不固定。
最后一种说法则是龙和其他物种一样分公母。
龙通常通过生出巨大的、带鳞的蛋来繁殖。而龙蛋并非一定由产蛋的龙孵育,经常由别的巨龙孵化,而孵化时的烈火经常会点燃稻草,引发火灾。。巨龙也不遵循一般生物的“两性异形”原则,即使是雌性的瓦格哈尔,一样可以长的与贝勒里恩几乎一样大。

北境王国

第一章:瓦雷利亚子孙——坦格利安家族

征服战争中伊耿一世和他的两个妹妹每人骑乘一条龙将维斯特洛七大王国中的六个纳入了坦格利安的统治之下。坦格利安在君临建造了龙穴来繁殖他们的龙。“仲裁者”杰赫里斯一世统治期间,他曾率领六条龙前往临冬城与北境守护商议国事、探访长城。血龙的狂舞中,除了伊耿巨龙中存活下来的瓦格哈尔外,另有十九条龙出现,根据《公主与王后》中的记载,至少有十六条龙死于非命(包括瓦格哈尔)。坦格利安王朝统治前期,他们保有世上最后的龙,并把它们养在君临雷妮丝丘陵下的龙穴。在“人瑞王”杰赫里斯·坦格利安一世漫长而和平的统治时期里,龙与坦格利安家族繁衍众多。可是其后的内战血龙狂舞里,龙与龙、坦格利安与坦格利安互相攻伐厮杀,多支坦格利安分支灭绝,大部份龙也在血斗中丧生。而且根据学城马尔温博士的推测,学城更可能在龙的灭绝上发挥巨大作用。也有人认为,在龙穴这种不见天日的幽闭空间里生长,龙的成长受到抑制,不自然的发育,其灭绝也是指日可待。
三个世纪以来,坦格利安的龙死于各种战争,而且后来室内繁殖的龙不如他们的祖先身躯庞大。最后一个龙是一个弱小畸形的东西,很小的时候就死掉了,死于“龙祸”伊耿三世统治期间。那是一个绿龙,身材弱小,翅膀枯萎,死前产出五只龙蛋,但一直也没有孵化。
龙灭绝了之后,存在世间的就只有他们的头骨和一些石化的龙蛋。龙蛋非常珍贵,不仅因为它们奇特、美丽的外形,更重要是总有人希望能够从中孵出龙来。仍保有一些龙蛋的坦格利安家族多次试图把龙带回世界,可是屡次失败,“龙祸”伊耿三世从狭海对岸召集九个魔法师想要孵化龙蛋,“受神祝福的”贝勒一世做了与众不同的尝试,他对着每只龙蛋祈祷。轻则像伊耿四世成为笑柄,最严重的一次更是促成了盛夏厅的悲剧。悲剧里国王伊耿五世试图孵化龙蛋,大火失控,城堡被烧成废墟,国王本人、其长子及其御林铁卫队长皆死于火中。驯养和驾驭龙的技艺已经失传,仅有的一些极其珍稀的书也在难以找见。
最终,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成功的孵化出了三条龙。在她的丈夫卓戈卡奥的葬礼上,丹妮献祭了弥丽·马兹·笃尔,同时自己带着龙蛋步入火中。丹妮莉丝通过三条人命为献祭,在一百年多之后,第一次孵化了三条龙。
已知的龙
丹妮莉丝的龙
卓耿(纪念自己的丈夫卓戈)
雷哥(纪念自己的哥哥雷加)
韦赛利昂(纪念自己的哥哥韦赛里斯)
历史上的龙
贝勒里恩,绰号“黑死神”,征服者伊耿的龙,以200岁高龄自然死去。
米拉西斯,雷妮丝王后的坐骑,死于侵略多恩的战争,在狱门堡被一根弩箭射穿眼睛而死。
瓦格哈尔,维桑妮亚王后的座驾,伊耿时期的巨龙唯一存世的的一条,血龙狂舞时最大最老的巨龙,是独眼伊蒙德亲王的座驾,死于神眼湖空战,因高空坠落而死。
闪银,伊尼斯一世的长子伊耿的龙,在神眼湖下之战中连同主人伊耿被叔叔梅葛一世击杀
叙拉克斯,女王雷妮拉的坐骑,死于君临暴乱,被暴民杀死。
科拉克休,”游侠王子“戴蒙亲王的坐骑,又称“嗜血巨虫”,死于神眼湖空战,与瓦格哈尔同归于尽
梅丽亚斯,”无冕女王“雷妮丝的坐骑,人称“红女王”,死于鸦栖堡狂舞,遭瓦格哈尔和阳炎夹击杀死。
沃马克斯,杰卡里斯王子的坐骑,死于喉道海战,被船桅和其他东西缠绕困住,随船沉落海底。
阿拉克斯,路斯里斯王子的坐骑,死于破船湾狂舞,在破船湾上空被瓦格哈尔杀死。
泰雷克休,乔佛里王子的坐骑,死于君临暴动,被暴民杀死。
暴云,伊耿(三世)王子的坐骑,死于喉道海战,在逃跑时身中无数箭矢和长矛,伤重死去。
月舞,贝妮拉公主的坐骑,死于龙石岛的空中搏斗,与阳炎的对决中被杀
阳炎,伊耿二世的座驾,又称“金亮的”,在鸦栖堡狂舞中被梅丽亚斯重创,后死于龙石岛的空中搏斗,因与月舞的战斗而伤重死去
梦火,海伦娜王后的坐骑,死于君临暴动,被暴民所杀。
特赛里恩,戴伦王子的坐骑,又名“蓝女王”,死于第二次腾石镇之战,与沃米索尔和海烟搏斗至重伤后,被布莱伍德家族的箭手射穿眼睛死去。
斯里科斯,死于君临暴动,被暴民杀死。
莫古尔,死于君临暴动,被暴民杀死。
沃米索尔,又称“青铜之怒”,“人瑞王”杰赫里斯生前的坐骑,驭龙者是,“铁锤”休夫,起初属于黑党,随后随休夫加入到绿党阵营,死于第二次腾石镇之战,与另外两条龙海烟和特赛里恩的搏斗中死去。
银翼,善良的亚莉珊王后生前的坐骑,驭龙者是白发乌尔夫,起初属于黑党,随后随乌尔夫加入到绿党阵营,血龙狂舞战后幸存的四条龙之一。
海烟,兰尼诺·瓦列利安爵士生前的坐骑,驭龙者是亚当·瓦列利安,属于黑党阵营,死于第二次腾石镇之战,在与沃米索尔和特赛里恩的搏斗中死去。
偷羊贼,驭龙者是蓖麻,属于黑党阵营,血龙狂舞以后幸存的四条龙之一,随蓖麻一起失踪。
贪食者,野龙,未被驯服,血龙狂舞以后幸存的四条龙之一。
灰影,野龙,未被驯服,在龙石岛被阳炎所杀
晨光, 雷妮亚的龙,因太小没有参加血龙狂舞。最后活了下来。是血龙狂舞以后幸存的四条龙之一
最后的龙,死于“龙祸”伊耿·坦格利安三世在位期间。
【流亡】
坦格利安家族并非维斯特洛的原住民,他们源自东大陆的瓦雷利亚自由堡垒。古时四十支家族竞逐自由堡垒的统治权力,其中之一的坦格利安家族的势力远逊于当时最有权势的家族。末日浩劫前十二年,家主伊纳尔深信他的女儿“梦女”丹妮丝关于瓦雷利亚毁于烈火的梦境将会成真。他举族迁移至帝国最西边的据点——龙石岛,因而逃过摧毁了自由堡垒文明的大灾变。
【征服战争】(绝对气势磅礴)
征服战争(War of Conquest)指当年伊耿·坦格利安一世征服维斯特洛的战争。在他的两位姐妹、三条龙和少量军队的支持下,两年间七大王国中的六位国王最终向坦格利安家族俯首称臣。在此战争中,某些地区和家族主动追随坦格利安家族,故其领土未受战火波及,而其他地区则最终屈服于伊耿的龙和军队之下。
背景
自由堡垒覆亡后的流血世纪间,辉煌一时的帝国四分五裂,东大陆战争不断,但坦格利安家族不受干扰地生活在龙石岛上。由于他们是最后的龙王血脉,仍保有世上最后的龙,力量最强的自由城邦、自封为瓦雷利亚继承者的瓦兰提斯提议合作重建自由堡垒,征服东方。他们拒绝这项建议,甚至反过来加入众自由城邦反对瓦兰提斯的联盟,征服者伊耿骑龙前往争议之地参战,粉碎了瓦兰提斯的野心。在征服者伊耿心中,他有更具野心的目标,即征服维斯特洛。虽然家族的人力严重不足,但伊耿知道他们持有七国前所未见的军备——龙。
入侵维斯特洛前,伊耿下令打造地图桌——被准确地裁成维斯特洛的巨大地图。虽然维斯特洛多年来都同时存在着七个国家,但由地图桌的设计可见,伊耿视整个维斯特洛为一体,显示出一统七国的决心。
征服战争前夕,风暴王亚尔吉拉·杜兰登为女儿向伊耿提出婚约,寄望藉坦格利安家族的势力作缓冲以保卫他的王国免受铁种的首领赫伦·霍尔攻击。伊耿未有同意,但保证若亚尔吉拉割让更多土地,并让公主嫁给他的朋友奥里斯·拜拉席恩,盟约便能缔结。亚尔吉拉气得七窍生烟,命人砍下伊耿的使者的双手,送回去龙石岛,以示他的女儿绝不会下嫁给一个杂种私生子。

图片 4
七大王国中疆域最大的国家,由史塔克家族家族统治,第一任北境之王是布兰登·史塔克,他修筑了临冬城和绝境长城(修建者还有森林之子和巨人族),最后一任北境之王是托伦·史塔克,他迫于伊耿强大的实力,选择了投降。后史塔克家族被封为北境守护,族长为临冬城公爵,世袭罔替。

解说: 韦赛里斯·坦格利安

坦格利安家族的祖先是瓦雷利亚人。数千年前,当其他人还在向众神祈祷时,瓦雷利亚人已经成为神,因为他们可以透过魔法或纯粹的意志驾驭龙。在全盛时期,他们统领了陆地和海洋。

四百年前,瓦雷利亚遭遇末日浩劫,火山海啸齐发,飞行的巨龙也被烈焰灼伤,首都就这样被淹没毁灭。

坦格利安家族却在这场灾难中幸免于难,成了瓦雷利亚最后的一脉。早在十二年前,伊纳尔·坦格利安就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他不顾敌人的嘲笑,离开首都,逃到一个单调、遥远、无人问津的荒岛。传说他的女儿在梦中预见这个伟大城市的毁灭,也有说他是为了逃避死刑选择了流放。

他们用失传的技艺将荒岛变为龙石岛,这个后来盛产龙晶的岛也成为最后龙族的堡垒。在偏僻的荒岛上生存,难免心生一种孤独与绝望,悲观的情绪在家族中蔓延,直到征服者伊耿的出现才有所转变。

他看到西方无限的生机,那里才是他们的未来和希望。于是,他和他的姐妹维桑尼亚和雷妮丝骑着巨龙,借拜访之名,飞过广大的维斯特洛大陆。

他回到家就立即命令制作了一张巨大桌子,上面雕刻出整个维斯特洛的地形。这个桌子也出现在《权力的游戏》电视剧里,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红袍女梅丽珊卓在这上面做了什么我就不说了。

那个时候维斯特洛大陆由七个家族各自统治:杜兰登家族镇守风息堡统治风暴地;铁群岛的霍尔家族建造了巨大的赫伦堡,统治着河间地;史塔克家族统治着寒冷的北境;兰尼斯特家族统治着最富裕的西境;加德纳家族(园丁家族)统治着第二富裕的河湾地;艾林家族统治着地形险峻、易守难攻的谷地;马泰尔家族则统治着多恩沙漠,这里韦赛里斯还略带调侃了一下,说是因为其他人不想要这里,马泰尔家族只能捡别人剩下的。

他们不知道远方的伊耿正蓄势待发,准备建立自己的宏图伟业,让他们见证什么才是真正的伟大。

伊耿没有回应。随即他召集自己的朋友,封臣和一切盟友,聆听他们的建议,然后到圣堂向七神祈祷。七天后,他向学城、七位国王和全大陆大小诸侯发出信件,宣告维斯特洛从此只有一个真王,降者可保留封地和头衔,反抗者杀无赦。

山谷王国

第二章:入侵

当时的维斯特洛分裂为七大王国,各国的统治者为:
托伦·史塔克,北境之王。
赫伦·霍尔,群岛与河流之王,人称“黑心”赫伦。
亚尔吉拉·杜兰登,风暴国王,外号“骄傲的”。
罗伦·兰尼斯特,凯岩王。
孟恩·园丁九世,河湾王。
罗纳·艾林,谷地国王,由母亲莎拉·艾林摄政。
梅莉亚·马泰尔,多恩女王。
滩头登陆
征服战争于2BC正式开始,伊耿·坦格利安一世和他的两位姐妹妻子雷妮丝·坦格利安和维桑尼亚·坦格利安以及仅有的少数封臣,率领少于1,600人的军队(有说是3,000人或仅仅数百人)在黑水河河口登陆。风暴王与铁国王都声称拥有此地,但两国都没有派人驻守这里。在河口的三丘之地,伊耿下令在最高的一座山丘上以木头修筑一座堡垒,称“伊耿堡”(Aegonfort),为日后红堡的前身。随后他派遣他的姐妹去降伏附近的史铎克渥斯堡及罗斯比城。罗斯比家族不战而降,史铎克渥斯堡的守军射了几箭后,瓦格哈尔喷火点燃了城堡的顶部,于是史铎克渥斯家族也投降了。
可是暮谷镇及女泉镇却没有这么轻易便降服,他们集结了三千人南下挑战伊耿,誓言要将他赶回海里。伊耿派遣奥里斯·拜拉席恩迎战他们,自己就骑龙从天空进攻。坦格利安轻松取胜,慕顿伯爵与达克林伯爵被杀,达克林的儿子和慕顿的弟弟向征服者投降。暮谷镇陷落后,维桑尼亚王后禁止士兵抢掠,但是将达克林家所有从贸易得来的财富都收归国库。
第一次加冕
在攻下了黑水河两岸周围十数个城堡后,伊耿传召所有向他投降的领主来到伊耿堡。伊耿接受了他们投降,保证他们的头衔与领地不变。他再奖赏那些一直忠于他的人,戴蒙·瓦列利安被命为海政大臣,崔斯顿·马赛成为了法务大臣,克里斯派安·赛提加(Crispian Celtigar)获任为财政大臣,奥里斯·拜拉席恩成为了第一任国王之手。在这里,维桑尼亚以一顶镶有红宝石的瓦雷利亚钢冠冕加冕她的弟弟丈夫,雷妮丝称伊耿为“伊耿一世,全维斯特洛之王,人民之盾”(Aegon, First of His Name, King of All Westeros, and Shield of His People)。坦格利安的黑底红色三头龙旗帜在此首次飘扬。
七国的统治者开始商议如何应付他伊耿。赫伦王与亚尔吉拉都召集了封臣准备作战,孟恩九世经滨海大道北上与罗伦王商讨联盟,梅莉亚女王则派渡鸦至龙石岛,提议合作对抗亚尔吉拉,莎拉太后则要求获得绿叉河以东所有土地来合作对付“黑心”赫伦,在最远方的托伦王也彻夜与他的下属商议如何应付伊耿。伊耿的下一步行动,整个维斯特洛都屏息以待。加冕礼后不久,伊耿分三路再次出击。
海鸥镇之战
第一路,海政大臣戴蒙·瓦列利安与维桑尼亚奉命一起进攻谷地的海鸥镇。艾林家族仓促召集了一支舰队抵抗,还雇佣了12艘布拉佛斯战船参战。双方在海鸥镇外的水域决战,瓦列利安舰队败北,戴蒙阵亡,三分之一的船只被击沉,另外三分之一被俘虏。然而,维桑尼亚也驾驭瓦格哈尔,向艾林舰队吐下龙焰,使其覆灭,双方打成平手。随后,三姐妹群岛爆发反对鹰巢城统治的暴乱,拥立了玛拉·桑德兰为三姐妹群岛女王。
征服河间地
第二路的伊耿率少量士兵直扑赫伦堡,向同时统治河间地的铁群岛之王“黑心”赫伦开战。双方在神眼湖南岸展开两次战斗。坦格利安军队打赢了芦苇之战(Battle of Reeds),但在之后的泣柳之战(Wailing Willows)里,赫伦两个儿子乘长船渡湖从背后袭击坦格利安军队,伊耿的人马损失惨重。但是铁民无法对付巨龙,他们返航时被贝勒里恩攻击,长船皆被焚毁,赫伦的儿子们都被烧死。
铁民在河间地的三代暴政此时反噬他们。兴建赫伦堡耗用了河间地大量人力物力,三河的领主或平民都被贪婪成性的赫伦不断压榨。于是,当赫伦召集三河贵族前来防守赫伦堡时,徒利家族的家主艾德敏大人却率先公开反叛,带领他的骑士与弓手高举巨龙旗帜投奔伊耿。得此鼓励下,其他三河领主纷纷叛变,召集军队加入伊耿。双方形势顿时逆转,赫伦的军队人数远远不足,故此退守赫伦堡。这座刚刚建成,全维斯特洛最巨大的堡垒,普通云梯与攻城武器都无法登上它或击穿它的厚墙,而且城中更有源源不绝的淡水,藏有大量粮食的巨大地窖,在伊耿出现前一直被视为不可能攻陷。
做了带路党的徒利家族
伊耿此时已经集结了8,000人包围赫伦堡。在开战前,伊耿与赫伦王谈判,赫伦拒绝了投降的机会,伊耿保证霍尔家族的血脉当晚必定断绝。赫伦回到城中,保证将重赏任何杀掉龙的人,更会把三河领主的女儿赐给屠龙者。那夜,伊耿驭龙飞上高空,黑色鳞片的贝勒里恩在夜色掩护下形同隐形,它自高空俯冲下来向城堡吐下烈焰。大火点燃了整个城堡和里面所有人,甚至使石头如蜡烛般融化,赫伦王和他的所有儿子都被活活烧死在塔中(后人称那塔楼为焚王塔)。第二天,在赫伦堡冒烟的废墟中,艾德敏·徒利向伊耿称臣,伊耿封了他为“三叉戟河总督”。其他三河领主也在此向伊耿和艾德敏宣誓效忠。
赫伦堡之劫
许多有名的铁群岛战士都为赫伦效力,大部份死于赫伦堡之焚或河间地的起事中,只有很少逃到海岸边并登船回到铁群岛。
征服风暴地
第三路则由谣传是伊耿的私生子兄弟的奥里斯·拜拉席恩领军,率伊耿原来部队的主力与雷妮丝一起进击风息堡。与北方的河间地不同,亚尔吉拉·杜兰登的封臣比赫伦王的臣子更加忠诚,埃洛尔、费尔及布克勒三族联手乘奥里斯渡过文德河时截击他们的前锋,杀伤千人后迅速退回树林中。然而,风暴王国的敌人也抓住这个机会趁虚而入,石阶列岛的海盗不断侵袭风怒角,来自多恩的掠袭者蜂拥杀出赤红山脉,骚扰边疆地。而与其他地方的人一样,风暴地的人也无法对抗巨龙的攻击。雷妮丝让米拉西斯焚烧三家的森林,使他们无法躲在里面。
伊耿的私生兄弟奥里斯.拜拉席恩
在面对快速前进的敌人,布克勒和费尔向南撤退(埃洛尔伯爵已经被杀),并把雷妮丝与她的龙一同南进的消息报告给集结了大批军队防守风息堡的亚尔吉拉。风暴王誓言他绝不会像赫伦一样在城堡内被烤熟,他决定带领军队主动迎战对方。监视着风息堡的雷妮丝早已发现了他们的动向、人数与布置,并回去报告给奥里斯。在铜门城以南的山丘,奥里斯占据高地布阵迎战亚尔吉拉。两军接战当天,战场上卷起了一阵狂风暴雨。风暴王占有人数优势,还有当时吹南风,雨水都打到敌方士兵的面上,坦格利安军队处于劣势。当时看到坦格利安旗帜飘扬在他的领地上的亚尔吉拉满腔怒火,下令发动进攻,开始了这场称为“最后的风暴”的战役。
“最后的风暴”这场混乱且血腥的搏斗一直持续至当天晚上才结束。亚尔吉拉率领骑士三次进攻,但陡斜的山坡与地面的泥泞都影响了骑士的发挥,三次冲锋皆告失败。当风暴军的矛兵参战后形势顿时对坦格利安不利,大雨令奥里斯无法看到对方推进,而且大雨也让他的弓手根本无法射箭。一处又一处的山丘失守,终于亚尔吉拉杀至奥里斯阵中,结果却遭到米拉西斯迎头痛击。在地面上巨龙仍然无法战胜,龙焰吞没了指挥前锋的狄肯·莫里根与黑港的私生子与亚尔吉拉的近卫骑士,战马受惊逃跑,骑士相撞而队型立刻混乱起来,连风暴王也被抛下马,但他顽强地战斗下去。奥里斯带人冲下山作战,与风暴王决斗。他给风暴王最后一次投降的机会,但换来了对方的辱骂。两人搏斗,各自都受伤了,但是最后奥里斯赢了,亚尔吉拉得偿所愿,持剑奋战至死。
风暴王之死粉碎了他的部下的军心,他们纷纷逃跑回到风息堡。接着几天,风暴王的女儿亚吉菈(Argella)公主自立为风暴女王,固守风息堡继续抵抗,但是城堡内人心惶惶,士气低落,人人都怕风息堡将会重演赫伦堡被焚一事。她向前来谈判劝降的雷妮丝保证风息堡将会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可是守军没有战死的决心,当夜他们把赤裸的亚吉菈绑起上锁,打开城门投降,将城堡与她献给奥里斯。据说,当时奥里斯·拜拉席恩脱下自己的披风,包裹在她的身上,为她松绑并安抚了她,向她述说她父亲英勇战死的事绩。战后,伊耿把亚尔吉拉的城堡、领土以及风暴王的女儿赐予奥里斯,作为胜利的奖赏,而他让拜拉席恩继承了杜兰登家族的家徽与箴言。
蟹爪半岛投降
黑心赫伦于赫伦堡死后,伊耿派出维桑尼亚王后至蟹爪半岛,向其领主要求效忠。领主们深知无力反抗,故向王后称臣。维桑尼亚继而宣布纳其为亲兵,并将对铁王座忠心不二。由于蟹爪半岛领主们主动屈膝,她答应将封其为王领直属诸侯作为回报。
征服西境和河湾地
三路作战完成后,河间地与风暴地被击破,馀下诸王明白下一个目标即将是自己。在北方,托伦·史塔克召集军队;在东境,莎拉太后带着儿子罗纳国王退到鹰巢城,并派大军驻守血门,同时又遣使向伊耿提出联姻(条件是要立她的儿子罗纳为伊耿的继承人),可是最后伊耿没有答复她。在南境,凯岩王罗伦·兰尼斯特与河湾王孟恩·园丁九世在金树城合兵近55,000人,其中5,000人为骑士,600人是大小不同的领主贵族。这支维斯特洛史上最庞大的军队,浩浩荡荡向东北方进军,誓言将一劳永逸地把伊耿除灭。
伊耿在神眼湖畔的营地得知联军出发,便马上组织河间地的领主,准备迎战南境的军队。可是坦格利安军队的数量只有不到五分之一,未受历练,忠诚堪忧,不过他的军队规模较小,机动力更高。在石堂镇,伊耿与他的姐妹妻子重聚,然后一同向南进发,在黑水河以南一片原野将与联军会战。这片原野广阔而平坦,又因为无雨而十分坚实,适合骑士冲锋,可是交战当天却非常大风。联军的第一波冲击,就击破坦格利安军队的战线了。胜负似乎在一开始就已经决出,坦格利安的征服野心几乎就要破产。
可是,在伊耿和他的妹妹们维桑尼亚与雷妮丝骑着他们的巨龙投入战争时,情势就彻底扭转了。这是此战中唯一一次坦格利安家族同时投入全部的三条巨龙。伊耿驾驭贝勒里恩反复焚烧他的敌人,瓦格哈尔与米拉西斯在上风处喷火,火随风势,龙焰点燃了整片干燥的田野。大火使马匹受惊,浓烟让联军无法清楚看到前方,不战自溃。当天,4,000人被活活烧死,1,000人被由琼恩·慕顿伯爵指挥的坦格利安士兵所杀,上万人因烧伤而永远留下伤疤,而孟恩九世与他的儿子、孙子、亲族通通葬身火海。三天后,孟恩九世的侄子伤重去世,园丁家族也随之覆灭。联军溃败,伊耿只付出极轻微的代价便赢得了胜利(死伤百人,维桑尼亚肩上中箭但伤势不大)。
罗伦王逃出了怒火燎原,但一天后就被俘。他主动向伊耿降服,得以继续保留凯岩城和获封西境守护。他的封臣以及许多没有丧命的河湾地贵族也向伊耿称臣。随后,伊耿深入河湾地,高庭总管哈兰·提利尔献城投降。伊耿为此赐予提利尔家族河湾地的统治地位,将高庭公爵的位置赐封给他,并授予南境守护的头衔。这触怒了有更高贵血纯的其他河湾地贵族,例如是佛罗伦家族,但伊耿置若罔闻。
北境投降
在伊耿挥军南下收服旧镇、青亭岛与多恩前,河间地传来北境之王托伦·史塔克率领三万北境军队穿越颈泽南下的消息。伊耿则召集军队和龙北上,准备迎战。在三叉戟河边,伊耿的人马比北境军队多一半人,集合了来自三河、风暴地、西境和河湾地的人,而且伊耿与他的姐妹也在这里。他的封臣有的鼓吹全力进攻,有的宁可退守颈泽,托伦的私生兄弟布兰登·雪诺则请缨去刺杀对方的三条龙。原本打算与伊耿交手的托伦,在看过对方的一望无际的军营和三头巨龙,又听说了怒火燎原的故事及目击赫伦堡的废墟后自知不敌,派了布兰登与三名学士南下谈判。第二天,史塔克家族向伊耿屈膝效忠,从此托伦被称为“降服王”。伊耿命他为临冬城公爵及北境守护。数年后,一座旅店筑建于此地,为记念此事而名为“屈膝之栈”。
托伦.史塔克向伊耿屈膝投降
谷地投降
北境投降后,伊耿又与他的姐妹分头行事,伊耿继续向旧镇前进,维桑尼亚再一次对付谷地,而雷妮丝则南下去收服多恩。莎拉·艾林已经加强了海鸥镇的防御,调动大军驻守血门,又增派了三倍兵力到危岩堡、雪山堡及长天堡。可是,这些防御都对维桑尼亚无效,她直接骑着龙降在鹰巢城的庭院里。莎拉带着卫兵冲出城堡,结果看见小国王坐在维桑尼亚膝上。罗纳·艾林向他母亲央求道:“妈妈,可以让这位阿姨带我飞吗?”(谁能告诉我为何这个场景如此眼熟)。于是,没有威胁,没有恶语相向,两个女人相逢一笑泯恩仇。莎拉·艾林献上了三顶冠冕(她的摄政后冠、罗纳的小王冠和谷地国王千年以来的猎鹰王冠),而罗纳则得偿所愿,维桑尼亚带着他围绕巨人之枪飞了三圈。如此,艾林家族也向伊耿降服了。
入侵多恩
雷妮丝的行动却没有姐姐顺利。此时多恩已经集结了一队大军驻守亲王隘口,不过雷妮丝没有与他们交战。她骑龙飞越赤红山脉,打算降落在多恩城堡里命令当地贵族投降。可是,在万斯城、神恩城、板条镇她只找到空荡荡的城堡,只有少量老弱妇孺留下来。雷妮丝试图飞往阳戟城,直接命令马泰尔家族投降。有“黄蛤蟆”之称的多恩女王梅莉亚·马泰尔(Meria Martell)虽然是个又胖又瞎的八十岁老妇,但智慧犹在。她告诉雷妮丝:“你可以烧死我们,但我们不会屈膝,不会投降。这里是多恩,你在这儿不受欢迎,多恩没有国王,去告诉你哥哥这一点。“雷妮丝警告她不臣服就是“血与火”,对方则答道“随你便,我们‘不屈不挠’(马泰尔家族的族语)”。于是雷妮丝离开多恩,这一次没有下令进攻,让多恩继续保持独立。
旧镇投降
伊耿与姐妹登陆的消息传到旧镇后,总主教就在七星教堂中开始绝食祈祷,足足持续了七日七夜。然后,他宣布七神将接纳坦格利安家族,因为老妪向他展示了旧镇反抗时被龙焰付之一炬的未来。谨慎又虔诚的曼佛德·海塔尔伯爵把兵力留于旧镇内,没有参加怒火燎原,并在伊耿南下而至时主动打开城门,表示效忠。三天后,在数百领主贵族及许多学城的博学之士见证下,总主教于繁星圣堂里为伊耿涂抹圣油,并加冕他为“坦格利安家族的伊耿一世,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国王,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Aegon of House Targaryen, First of His Name, King of the Andals, the Rhoynar, and the First Men, Lord of the Seven Kingdoms, and Protector of the Realm)。从这天起,伊耿的统治正式开始,坦格利安王朝建立。
坦格利安统治
六国在手的“征服者”伊耿·坦格利安一世,决意在黑水河口的伊耿堡展开他的统治,他设想一座没有城墙的新城——君临——将会围绕他的伊耿堡而建立。在短短25年间君临由一片荒野发展成为维斯特洛第三大城市(超越了海鸥镇与白港)。在首都的伊耿堡里,放置着铁王座,一个以他从赫伦堡与怒火燎原里收集的战败者的剑,熔化重铸而成的王座。
伊耿把国家交托给他的姐妹与一群信任的顾问管理,这成为了御前会议的前身(后来由杰赫里斯一世正式设立御前会议)。而他本人则着力把六国织成一体,每半年便到全国各处巡视,镇慑他的臣民,使他们心存敬畏。在巡视过程里,伊耿亦会审理当地的案件,并尊重各地的风俗与律法,按此作出裁决(后来同样也是由杰赫里斯一世统一全国律法)。伊耿在33AC年才结束出巡,改由他的长子伊尼斯巡视全国。雷妮丝王后在使六国合一的过程中也发挥作用,她让大贵族们互相通婚(其中一例是安排托伦·史塔克的女儿嫁给了原来的谷地国王罗纳·艾林),又赞助歌手与吟游诗人,让他们到全国各处传唱伊耿与他的姐妹的事迹,建立坦格利安的形象。
后续征服与暗流
征服战争结束后,仍有一些地方未归顺伊耿的统治,这些地方包括了多恩、铁群岛和三姐妹群岛,绝境长城当时也由赫伦·霍尔的兄弟担任总司令,他旗下有近一万战士。然而,霍尔总司令恪守守夜人的职责,没有起兵南下向伊耿宣战。而在三姐妹群岛,史塔克家族奉伊耿国王之命雇来了一队布拉佛斯舰队,玛拉·桑德兰女王在看到他们逼近后便立刻投降了,她的兄弟向坦格利安屈膝,而她成为了静默姐妹终老。
在赫伦堡之焚后,伊耿与他的姐妹因为要应付更强大的敌人而没有理会铁群岛。故此,许多人马上涌现以争夺霍尔家族留下的权力真空,科林·沃马克凭祖母是哈尔温·霍尔的姐妹而自称继承了王位,而在老威克岛40位淹人加冕了他们当中的一员洛铎斯(Lodos)为王,洛铎斯自称为淹神之子。在大威克岛、奥克蒙岛与派克岛都有人自封为王。整整一年时间他们爆发了激烈的海陆战斗,直到2AC伊耿骑着贝勒里恩,率领一队庞大舰队平定铁群岛为止。沃马克被伊耿杀掉,洛铎斯召唤海怪摧毁伊耿的舰队,失败后投海自尽,上千人跟随他自杀。奥克蒙岛之王早已被杀,大威克岛与派克岛的伪王都马上向伊耿屈膝。伊耿没有听从下属的建议,将群屿彻底烧平,或划入河间地或西境管理,而是让铁群岛的贵族选择自己的领主。最后他们推举了派克岛的维肯·葛雷乔伊为首领,铁群岛也归入伊耿统治之内。
只有多恩,在九年的战争里顽强抵抗伊耿与他的龙,甚至成功射杀了雷妮丝王后与她的龙米拉西斯。但是,多恩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人命代价,多恩全境几乎化为废墟,才保持了最终独立。在戴伦·坦格利安二世统治时,多恩才通过联姻与条约并入坦格利安统治之下。伊耿的七国统一梦,在他登陆后近200年后才完成了。
虽然六国被伊耿统一,接下来的是37年和平统治,但是也未能彻底解决内部的离心。北境人对不战而降十分不满,托伦王的儿子们曾商议叛乱的计划。在伊耿驾崩后,罗纳·艾林的弟弟杰诺斯也起兵叛乱,谋杀了他的哥哥与侄子。在坦格利安统治早期,凯岩城的兰尼斯特家族也高傲得不愿意与王室交好。
【第一次多恩战争】
第一次多恩战争(First Dornish War),指的是坦格利安王室为征服在征服战争中唯一成功抵抗的原七国之一多恩王国而发动的侵略战争。战争开始于4AC,历时将近十年。最终于13AC,双方达成停战协议,坦格利安军全部撤出多恩领,多恩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保持了独立自由。“征服者”伊耿的统一梦想还是没能实现。
背景
征服战争中在谷地投降后,雷妮丝·坦格利安曾率军准备入侵多恩。在进军前,她飞到多恩各处想迫使当地的领主投降,然而不论在万斯城、神恩城或板条镇人们都已经躲藏起来。雷妮丝于是飞到阳戟城命马泰尔家族臣服,多恩的女王梅莉亚·马泰尔(Meria Martell)虽然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妇,但依然坚决抵抗。雷妮丝此刻没有发动攻击,让多恩继续保持独立。
入侵
4AC年,征服者伊耿开始入侵多恩,兵分三路进攻,准备完成征服战争。雷妮丝骑乘米拉西斯进逼阳戟城及焚烧板条镇,征服者伊耿与高庭公爵哈兰·提利尔攻打亲王隘口,国王之手奥里斯·拜拉席恩公爵入侵骨道。此时多恩人已经从赫伦堡之焚、最后的风暴及怒火燎原中学会了对抗巨龙的方法,既不与坦格利安军队正面交锋,也不防守城堡,而每当巨龙出现就马上躲藏起来,以游击战术对抗入侵者。
征服者伊耿与山区领主交战,多恩人躲避巨龙,不断骚扰及伏击入侵者。提利尔率军向狱门堡前进,途中大批士兵因为酷暑和干渴而死去,最后却只发现乌勒家族早已抛弃城堡消失了。征服者伊耿赢得一些胜利,经过短暂围城夺取了只有少量老弱妇孺驻守的伊伦伍德城,一路又夺得了已成空城的天及城(佛勒家族已逃走)。当他前进至魂丘时,托兰伯爵派出一位骑士挑战伊耿,他以黑火剑便轻易砍杀了那位敌人,却发现原来对手只是托兰伯爵的疯子弄臣,而托兰家族早已躲藏起来。可是,奥里斯公爵的进攻却惨败告终。他的风暴地军队被多恩人夜袭,又被居高临下的敌人不断以弓箭、落石和飞矛杀伤,最后在骨道中被前后包围,他与旗下许多封臣都被维尔伯爵俘虏。
叛乱
虽然奥里斯被捕,但沿路的城堡全部放弃正面抵抗而采用游击策略,伊耿的军队长驱直入占领阳戟城。城陷前,梅莉亚女王与家人都已经离开,隐匿在沙漠中。征服者与雷妮丝集合了城中仅存的人,宣布七国统一。随即,他们留下罗斯比伯爵为阳戟城代理城主,让哈兰·提利尔公爵率一支军队镇压各地的叛乱,然后骑龙飞回首都。
两人刚回到君临,暴动便以惊人的速度蔓延至多恩全境。大批暴民从影子城中涌入阳戟城的堡垒中,各处的守军被屠杀,指挥他们的骑士惨被多恩领主们折磨至死。梅莉亚女王返回阳戟城,罗斯比伯爵被绑起来后遭她推下长矛塔摔死。哈兰·提利尔当时驻扎在狱门堡,准备率军攻打万斯城然后重夺阳戟城。可是他的大军深入沙漠后便失去踪影,一去不返。
铁王座付出了大笔黄金将奥里斯等人赎回,他们于7AC被释放。此后气氛迅速升温,征服者伊耿为了雪耻,于翌年和雷妮丝再度攻击多恩。他们反复以龙焰焚烧不降服的城堡,多恩人渡海袭击风暴地的雨林,报复性的把半个雨林烧起来,并洗劫了好几个市镇和村落。矛盾急剧恶化,于9AC更多多恩城堡被龙焰焚毁。一年后多恩进行反攻,两支大军同时进军多恩边疆地和河湾地。夜歌城被佛勒家族攻下并彻底烧毁,大批人质被掳,而乔佛里·戴恩爵士则攻至旧镇城下,大肆掠夺破坏城外的村庄和田野。
坦格利安家族再度使用魔龙报复多恩人,天及城、星坠城和狱门堡都遭到龙焰攻击。在狱门堡,多恩人赢得对抗巨龙最辉煌的胜利。防守期间,一根弩炮发射的长箭刚好射穿了米拉西斯的眼睛,巨龙与骑手雷妮丝一起阵亡。
龙王之怒
雷妮丝之死使第一次多恩战争进入另一阶段,接下来的两年被称为“龙王之怒”(the Dragon's Wroth),维桑尼亚·坦格利安与伊耿愤怒下攻击各处多恩城堡,除了阳戟城外,所有多恩的城堡与据点都被龙焰焚烧。这种策略可能是想挑动多恩人反叛他们的君主(多恩人有说法指是马泰尔家族从里斯获得了屠龙的方法),许多由边疆地来的信件都劝告多恩人投降,因为马泰尔家族背叛他们以换取自己的安全,但是不论贵族或平民都坚决抵抗坦格利安。
一计不成,伊耿又使出另一种策略。坦格利安家族为任何多恩领主的首级设下悬赏,数人因此被杀,但只有两个刺客有命前去君临领赏。多恩人以相同策略报复伊耿,更多人因此死去,即使在伊耿的权力核心——君临——也不能幸免。费尔伯爵在一家妓院里被勒死,伊耿和维桑尼亚也几次遇刺(这催生了首代御林铁卫的组成)。维尔家族更犯下了不少暴行,他们的所作所为仍在维斯特洛流传。
和平
此时多恩已经成为一片废墟,死伤无数,但是仍然坚决抵抗征服者伊耿。终于在13AC年,梅莉亚女王去世,多恩领传给了她同样年长的儿子纳摩·马泰尔(Nymor Martell)。他已经厌倦了多年的战争,于是差遣他的女儿德莉亚·马泰尔(Deria Martell)公主率一支使团前往君临议和。她带着米拉西斯的头颅作献给国王的礼物,却激怒了在场许多人,包括奥里斯公爵和维桑尼亚王后,奥克赫特伯爵甚至叫嚣要将她送到最低级的妓院任人鱼肉。然而,伊耿国王仍选择聆听她的要求。纳摩亲王的要求很简单,双方停战,但只能是国与国之间平起平坐的和平,不是宗主与封臣的和平。许多人高呼“不降则不和”(No peace without submission),怂恿国王不要接受,因为除了多恩人付出惨重伤亡外,风暴地与河湾地也损失惨重。当伊耿正想拒绝她的条件时,德莉亚公主献上了她父亲的信。
这封信扭转了一切。据说伊耿读信时紧握着铁王座,太用力以致王座割伤了他的手。他读毕后马上烧了这封信件,骑龙飞往龙石岛。第二天早上他回到君临,此时他同意了德莉亚公主的条件,双方签订了永久和约结束战争。这封信件的内容至今没有人知道,而伊耿也没有告诉过别人,但史家们有几种猜测:
这封信有魔法。
雷妮丝可能只是受了重伤,被关禁在某处地方折磨,而纳摩亲王保证只要双方议和,他就会痛快结束雷妮丝的痛苦。
纳摩亲王保证用尽多恩所有财富,孤注一掷聘请无面者刺杀伊耿的继承人伊尼斯。
影响
接近十年的第一次多恩战争结束,双方付出惨重代价,不过多恩成功维持了独立,但征服者伊耿则未能完成七国的统一。这段和平一直维持了约150年(尽管多恩人对边疆地及河湾地的掠袭从未终止),直至“少龙王”戴伦·坦格利安一世再一次入侵多恩才结束了永久和约。

由艾林家族统治,具有最纯正的安达尔人贵族血统,第一任山谷之王“猎鹰骑士”阿斯提·艾林,征服战争中臣服于伊耿,艾林家族被封为东境守护,族长为鹰巢城公爵,世袭罔替。

解说:瓦里斯

万事俱备的伊耿还差一个入侵维斯特洛大陆的理由,这个时候,有着“傲慢”绰号的风暴地国王亚尔吉拉·杜兰登派遣使者来到龙石岛,想要拉拢伊耿共同对付河间地的赫伦·霍尔。

杜兰登家族在过去数百年来的统治早已经岌岌可危,多亏了其他家族的帮助。河间地的赫伦·霍尔在建造赫伦堡时耗费了河间地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为了寻求更大的财富和利益,他带领铁群岛人民入侵风暴地是迟早的事情。

可笑的是,傲慢的亚尔吉拉·杜兰登开了两个伊耿都不感兴趣的条件:一个是不属于杜兰登的土地,还有一个是伊耿不需要的妻子。此时伊耿已经娶了自己的两个姐妹,对于坦格利安家族来说,男人喜欢自己的姐妹是天经地义、美丽自然的事情,这样可以保证他们血统的纯正。

伊耿回绝了亚尔吉拉,同时派自己的使者去要求杜兰登将女儿许配给自己的好友奥里斯·拜拉席恩。

这个奥里斯·拜拉席恩也是权游鹿家三兄弟的祖先,有传言说他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私生子,是伊耿同父异母的兄弟,也就是说龙家和鹿家可能有血缘关系。谁又能想到后来鹿家推翻了龙家的统治,真是世事无常。

鹿家三兄弟:劳勃、史坦尼斯和蓝礼

杜兰登没有同意伊耿的要求,他砍下使者的双手,回复伊耿:“你的杂种兄弟只能得到这双手。”

伊耿终于等到了开战的借口,他用渡鸦将战书传到每个领主手里:“从今天起,维斯特洛只能有一个国王,臣服于坦格利安家族的伊耿国王,可以继续保有土地和头衔,否则将被彻底消灭。”

伊耿率领军队在黑水河登陆,随即建筑了最早的“伊耿堡”,也就是后来的君临城,矗立于赫伦的河间地和亚尔吉拉风暴地之间的争议地带。

他自封为“自黎明纪元以来大陆第一位伟大君王”,自行加冕为王,并成立御前会议,由他最得力的右手奥里斯·拜拉席恩领导,就这样私生子变成了第一任国王之手。

接着伊耿将三头红龙对着黑色领土喷出火焰这一图案作为家徽,家族以“血火同源”为口号。

对比其他国王数量庞大的军队和数千年的统治,伊耿只有一座小岛和少数领地,但是他有三头巨龙,这足以让他傲视群雄、称霸大陆。

由于着笔太多,分为四卷介绍,链接地址呈上:
冰与火之歌:坦格利安王朝编年史(卷二)

河屿王国

本文由88必发手机版发布于仪器仪表,转载请注明出处:权力的游戏七大国到底是哪七国,冰与火之歌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