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组织,台北志工组织活动

作者: 仪器仪表  发布:2019-11-18

今天来说说在大陆很少见到的志工组织吧~

我在台湾所加入的志工组织,全然不是什么虚伪矫情的事情,他们真的就只是,单纯的对你好而已。那些日子我忽然觉得世界上没有那么缺爱,只是回来之后又觉得如梦幻泡影。

台湾一直是我心心念念的地方。当时交换生申请结果下来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非常感恩的感觉,正所谓,心心念念,必有回响。

我在台北加入的是一个很小的志工组织,它是以家庭联合会的形式组成,分别在小学、中学、大学以及社区里面有分点,每周周末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到志工组织的活动中心去聊天、一起做饭吃饭、看电影、做一些心理测试,帮助你了解自己和与人相处之间的问题。

说到志工,或者说是义工,在没去台北之前我所能想到的都是这样的一些名词:红十字会、西部支教、赛扶、AISEC、青协。也许是散钱做慈善、也许是去非洲关爱贫困儿童,常常给人一种华而不实的感觉。因为我常常觉得,你有能力去非洲关爱别人家的孩子,还不如做好自己,好好对父母,行有余力,帮助一下本市的福利院小朋友就很好了。

我会永远记得辅大蜿蜒的小路,你陪我走过的一遍又一遍的循环,还有在忠孝复兴的夜店里大家一起过的五校联合圣诞趴,我永远不敢忘记每周温柔和我谈心事的美娟姐姐,我们一起在辅大别墅聊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有自己内心深处的受伤,也永远不敢忘记宿舍内的来自波兰的修女姐姐,他们为了信仰,跋山涉水,来到异国,孤独终老,葬在异乡而无怨无悔。我会记得飞奔而过的少年在我耳边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带你骑机车;也会记得温暖的志工组织大家庭,他们给我写的每一张小卡片。

我最熟悉的是美娟姐姐,她是辅大学生工作的负责人,平日里面有什么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找她谈天,我们会在每周预约一个时间,美娟姐会准备好刚泡好的茶水和烤好的小饼干,有时候还会附有水果拼盘,在台湾这样一个水果比较昂贵的地方我还是蛮感动的^^

但在台湾的日子里,我才忽然发现,志工组织没有那么不切实际,相反,他们就在你生活的角角落落,做着点滴但是长久的事情。比如说给周围小学的小朋友读书,为学校的学生做每周一次的心理咨询,做创意志工服务,仅仅只是对他们说起“台湾有你真好”他们的脸上就会洋溢起笑容。

台湾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他们楼房不高,说着和你类似的语言其实名词往往很不一样,房价很贵但是没有什么人太过忧愁大多安安心心的过自己的小日子,他们最喜欢的一个词叫做“小确幸”,每天我看见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步伐不快,闲散开心,但要说可恨的呢也不是没有,有的人会讨厌大陆人,会反讽着说强国人啦诸如此类的称呼,他们很多人都不了解大陆,认为大陆人一切向钱看,生活缺乏信仰,受到国家严格的管理,多多少少不会太理解。虽然他们善良。

大概大陆的人是真的不怎么重视心理辅导和教育,我常常会在这一块感觉到缺失,但是在台湾不一样。辅仁大学是一个教会学校,你一走进去,真的会感觉到周围有一种被祝福的宁静的感觉,你的心里变得很踏实,这是很少见的。美洲和我一起去职工组织的还有辅大临床心理系的同学以及心理学系的同学,在没有接触之前我真的觉得心理学系是一个很不敢接近的地方,似乎他们都会一眼把你看穿。事实上呢, 他们会让你感觉格外舒服,会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语气和你说合适的话,台湾的同学都很有礼貌,往往在举手投足包括说话语气方面你都会感觉得到。

宜兰创意志工服务。

在我去台湾之前看到过很多的游记,比较有名的有台湾很多作家联名写的《行走台湾》《12元的铁道部旅行》等等,从大陆网站看到的很多游记也都在说台湾如何如何美好,人民友善,虽然房屋不高,交通事故不少,但是就好像是中华文化最后的留存之所。而事实上,没有那么简单的。台湾坚持民国纪年,今年应该是民国104年了。我常常看到台湾人愤慨,在我交换的时候恰逢台湾九合一选举,柯文哲胜利,很多人感觉点燃了希望,但我觉得一切正如我们老师所言,短视的人民选择短视的政府。我在台北去了很多次文创园地,松山文创,华山1914等等,我去了台北设计师周年展,也去了红点设计的年度展,台北设计固然不错,可惜台湾出生率低,移民率高,我眼中所见的精英纷纷考虑出国。台湾是一个留不住人才的地方,这一点,就把他的很多优势都打了折扣。

我就在这里学会了爱的五种语言,明白了自己过于在意别人的期待,了解到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事情不需要你攒钱才能够完成,当你真心想要完成一件事情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帮助你。

台湾的志工组织遍地开花,星罗密布。有的是宗教组织下属,比如说很有名的慈济组织,有的是校园组织,比如说辅大的志工社,听同学说有很多学长姐还会继续在社团里面活动。它们分布在学校周围、社区等距离你非常近的地方,其中让我感觉到非常意外的是,在我参加这样的志工组织的时间内,我从来没有交过什么会费,最后还是觉得得到的太多,临走的时候送了一些小礼物留念。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其实还是蛮喜欢在台北生活,周末参加家庭联合会的心理聊天一起吃晚饭做祈祷,然后再去文创中心看诸如大英博物馆展览、小王子展览等等,手头富裕的时候就可以去听各种歌手的演唱会。平日,可以去咖啡店打工,比如说混日子咖啡店,再比如说和好朋友一起开一家自己慢慢一点一点装修的汉堡店,然后慢慢看榕树下的气须根,还有路边懒懒晒太阳的大狗,碰见神父或者修女的时候对他们微笑致意,偶尔去台大蹭蹭免费的讲座听。在台湾,汉堡店的正式员工月薪底薪都可以有八千人民币啊,就连买奶茶的小时工都是一小时25块人民币。虽然水果很贵,交通很贵,房价很贵,两党恶斗,电视剧脑残,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呀

###此外最开心的就是那次和小伙伴们一起参加的创意志工活动~

每周美娟姐会和我约一个时间聊聊天,讲讲学校生活还有自己困惑难过的事情,算是一种心理纾解。每次去活动点的时候,美娟姐姐都会准备好自己手制的小点心还有茶水,窗外是大片大片的榕树,有时候会有些许的鸟鸣,或者雨声,时间总是不够的,我们总是聊聊天就过去了两三个小时,可惜往往也不能延长,因为每个人的日程表都排得很满。

牧野

*第一步*:搭便车去往南澳

周末的时候一起做饭

2015.3.24

还记得那是个雨天,我们三个在哪里等了很久,他虽然长得高大凶猛,内心倒是很善良,一路上给她老婆打电话说在带着几个小妹妹去博物馆自己真的不是坏人什么的,他对我们说自己是外省人,看到我倒是蛮亲切的~

周末的时候志工姐姐会邀请我们大家一起去活动据点做饭,有时候一起包饺子,有时候切切水果,之后再做做心理测试,画一些有趣的图案

本文由88必发手机版发布于仪器仪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志工组织,台北志工组织活动

关键词:

上一篇:的三款轿车,雪铁龙C6竞争力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