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手机版谈创新之窘境,好产品是偷过来的

作者: 冶金矿产  发布:2019-11-26

很多伟大产品都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比如QQ,2004年之前叫OICQ,它最早模仿了以色列公司Mirabilis 在1996年开发的即时通讯软件ICQ。后来因为OICQ和ICQ发生版权纷争正式改名为QQ。再比如Google的核心理念是信息整合搜索,这个想法早就有人提出并实践。二战时期的美国科学家Vannevar Bush,曾经在论文中表述过一种名为memex的,能够存储所有个人书籍、记录和信息的机械化机器。后来,在个人计算机出现之前,美国曾经有过一份名为全球目录(The Whole Earth Catalog)的连续出版物,它的内容就像一份纸质版的Google。

在创业的那些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未来,都在为明天能活下去而苦恼不已。—— 马化腾

最近读了读吴晓波的《腾讯传》,姑且不论其是否客观公正,单从伟大公司的成长史来看,就有很多值得借鉴学习的地方。就如周鸿祎的《我的互联网方法论》,虽有为自己洗白之嫌,但仍不失为一部深刻诠释互联网思维的经典之作。在腾讯独特的发展历程中,我所看到的是创新之不易,故蹭一本书之名,曰“创新之窘境”。说其独特,是因为腾讯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做起,逐渐成为垄断的巨头,却饱含着巨头的无奈,曾是全民公敌,如今又是人人都离不开,能做到这些,也颇具传奇色彩。

“偷”思想的方式主要有三种:模仿、移植、和跨界。从地区上看,模仿和移植的源头通常在生产力更发达的国家或者地区。比如互联网领域,很多新产品和新商业模式从美国流动到中国,比如李彦宏模仿Google创立了Baidu;李开复模仿Y Combinator创办了创新工场;新浪模仿Twitter做了微博等等。在一个国家内,新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经常先在一线城市扎根,随后逐渐向下扩散到二线城市和小城镇。

1.

商业上的创新,无非两种: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先看技术创新。能做到技术创新,一是背靠全行业的技术发展,在摩尔定律等的作用下,行业大发展带来整体的技术进步;二是个人在细分领域的技术突破,依靠钻研取得新技术新发明。这些技术创新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例如电脑、手机、系统及软件的出现。但是这些技术创新存在很多壁垒和制约,专利和版权之争限制了技术创新必须是完全的创新,抄袭和复制只是画虎画皮难画骨,接触不到核心就难以借鉴,所以技术上的创新往往是很慢的,而在组织内部却是飞快。相比之下,商业模式的创新,就来的容易的多,一旦经受住市场的考验,跟随者就蜂拥而至,并且商业模式可没有法律保护。所以对初创业者来说,商业模式的创新是最安全且最容易的方式。腾讯便是这样起来的,当然在互联网刚刚兴起的年代,很多公司都是这么做的,包括我们所熟知的网易、百度、当当、搜狐,无不是借鉴外国的先进模式,在此基础上因地制宜,加以改动,抢占先机。厉害的是,中国人很聪明,模仿别人还能超过别人,外国的互联网巨头如谷歌、雅虎、Uber、eBay、MSN等都难以在国内立足。

下面看看:模仿、移植、和跨界这三大“偷”思想的武器是怎么被运用的。首先,模仿就是跟踪自己领域那些领军的企业,说白了就是从高手那里偷学。有些时候这些“偷学者”甚至有可能比师傅做的更好,因为“偷学者”的起点更高,需要走的弯路更少,学得好的话就能快速增长。几年前,团购领域百团大战时,拉手网曾一时风头无双,后来却被美团逐步追赶,直到完全取代。

《腾讯传》的开始就描绘了一幅“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的初创画卷”,吴晓波老师把这称为“不可错过的‘互联网世代’” —— 从1998年到1999年的两年间,是一个神秘的时期,错过了这一段,也就错过了一个世代。

既然大家都是模仿借鉴,并且都挺成功的,为什么只有腾讯被广为诟病,甚至成为全民公敌呢?这不得不令人深思。腾讯一开始模仿ICQ做OICQ时,是挺不容易的,后来渐渐发展了,腾讯逐渐意识到自己不能只停留在一个方向上,于是开始探索多元化发展。后来我们就看到了腾讯在游戏、门户、搜索、第三方支付、团购、电子商务等几乎是互联网产业全业务的布局。要是腾讯老老实实自己创新创造也就罢了,但腾讯偏不这么干,看到什么商业模式能赚钱就去模仿,能不招人恨,能不成为全民公敌吗?就连美团刚刚出来不久也被模仿,这只是很小的一个市场,更别提其他了。所以现在创业找融资都会被问要是腾讯参与市场怎么办,让人哭笑不得。不过难能可贵的是,腾讯的模仿不是单纯的山寨,而是在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的基础上加以改进,从细节处入手,重视用户体验,所以腾讯一直在模仿,总是能超越。然而树大招风,名大招祸,腾讯模仿的多了,自然树敌也多,可广大的吃瓜群众可不会关心你模仿后都改进了什么,他们只知道你就是“山寨”、“抄袭”,但就连乔布斯也说过:“好的艺术家抄袭,伟大的艺术家剽窃。”所以基于他人智慧之上的创新,总是有点不太光明,此窘境之一。

移植很多时候是一种“降维攻击”。在国和国之间,发展中国家的企业从发达国家的企业那里,移植产品、服务、商业模式、以及技术等;在一国之内,一线城市的商业会被逐步移植到二线城市、县城、乡镇等。在行业和行业之间也存在移植,比如现在很多有互联网行业背景的人去做传统行业,把互联网领域的打法移植到传统行业,杀伤力非常大。

- 美国:网景与微软的浏览器之战、苹果公司的乔布斯归来、雅虎&杨致远、谷歌的车库创业……

- 中国:张朝阳&搜狐、新浪网成立、丁磊&网易转型门户网站等“门户时代”三巨头;联众游戏、九城、盛大网络等网络游戏领域的悄然发展;刘强东&京东、马云&阿里巴巴、沈南鹏&携程网、李国庆&当当网等电子商务领域登场;李彦宏&百度、周鸿祎&3721等搜索领域……

稍微聪明一点的模仿都知道不能只是生搬硬套,那么为什么腾讯的模仿总是很成功呢?这就不得不说腾讯的产品文化了。在腾讯有个著名的“千百十”法则:产品经理每个月必须做10个用户调查,关注100个用户博客,收集反馈1000个用户体验。虽然方法挺原始,但是这一套流程下来,产品经理对用户的情况就很了解了。加上马化腾是是个“邮件狂人”,用几千封邮件跟进每一个项目,这样腾讯从上到下都对产品和用户十分重视,因此腾讯总是能发现用户隐藏的需求。就像史玉柱当年在网吧呆了几十个小时,访问了无数人,才研发出《征途》这样成功的网游。以前在工业时代,都是企业发明需求,做出了什么,用户就用什么。到了互联网时代,企业就得从发明需求转为发现需求,这是思想、思维上的创新。不能说你开发了这个功能,用户就会去用;你安排这个入口,用户就会点进去看。如果企业不做出跟随时代变化和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那就很快会被竞品替代,被用户抛弃。现在很多企业都只注重技术上的创新,而忽略思维上的创新,此窘境之二。

除了偷学同行师傅,企业还有一种更高级的创新方式,就是向其他领域学习和借鉴,这就是跨界。移植和模仿都是技术含量比较低的做法,而跨界是一个高级得多的创新方法。跨界是发现不同领域之间存在内在关联,然后打通这种关联性,创造出新的商业,比如现在热门的汽车和互联网之间的跨界。

吴晓波老师说,“他们组成了一条喧嚣而璀璨的星河,隔出了一个新的企业家世代”。

那么企业做好了调研,了解了用户需求,就能做好产品了吗?也未必。很多时候连用户都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并且需求是一直在变化的,这样企业就是想创新也不知道往哪里创新。但是好创意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市场不确定的情况下,可以先做出最小可行产品,小步快跑,不断试错,逐渐适应市场的需求。腾讯的很多产品都是这样,一边发现问题,一边快速迭代修改,在试错中不断完善产品。反观传统的行业,立项一两年研发产品,等产品出来市场早就变天了;像乔布斯可以一秒钟变成小白,站在用户角度,在特定的情境去体验产品,思考产品问题,才能发现很多产品经理意想不到的细节问题,这样得出来的创新就是变化的、与时俱进的。这样的创新,往往一开始是毫无头绪,但是只有先开始做了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此窘境之三。

每个企业每天都会直觉或不自觉地在进行的模仿、移植、跨界,有的大型企业还设立专门部门,比如美国公司Staples就弄了个“全球创意特搜小组”,专门从全球范围内收集商业创意,竞争对手的创新动态,以及其他领域的最新成果。互联网创业公司在创业之初,因为资源少,刚开始时也需要模仿,但是有一种模仿非常危险,那就是照搬照抄,这样的做法基本上是没有前途的,就像毕加索说的那样: 拙劣的艺术家模仿,伟大的艺术家偷取(Bad artists copy, good artists steal)。

88必发手机版 1

当然了,腾讯的成功还有很多因素,我今天只是在创新这点上稍作分析。即使腾讯现在已经是巨头了,也仍然保持着不断的模仿和创新,一旦企业止步不前,倾覆只在旦夕之间,诺基亚便是前车之鉴。对我们个人来说,保持思维的创新才是重中之重,唯如此,方能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得以立足。


2.

88必发手机版 2

****硅谷堂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深海(微信号:rejoychen)
创业者、企业家、和职场人士的互联网时代学习产品。
深海思考:以创业者的角度深入观察互联网时代的商业信息
操作方法: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号guigutang(或者点击“硅谷堂”关注),回复“思考”获取最新内容
联系方式:
邮箱:contact@guigutang.com

88必发手机版 3

硅谷堂

和所有的创业公司一样,腾讯的开局,从来就不带有某种神秘色彩,甚至说,它在开局拿到的是一手“烂牌”。

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个“误打误撞的开局”。

腾讯的第一款产品 —— “无线网络寻呼系统”,是依托于马化腾早年从事业务的寻呼机服务;而事后看,在那个互联网悄然崛起的时点,寻呼机是必然会被淘汰的产业。所以,这是“一个糟糕的产品”。

它之所以糟糕,不是因为技术上不成熟,二是它违背了一条非常简单却不易被察觉的竞争原则:在一个缺乏成长性的产业里,任何创新都很难获得等值的回报,因而是没有意义的。

然而,创业公司的第一款产品或服务,大多难逃这样的境遇。创始人过去所从事的业务领域经历,无法避免地会对它形成干预和影响,继而甚至会左右初始几年里的营收来源。

对于腾讯而言,在当时的时点,尽快出一套产品,借助存量资源带来营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尽管那是一个糟糕的产品。事实上,除了走产品化路线外,为了活下来,他们“…几乎什么都做,从网站设计、服务器存储空间和智能更新管理维护的全包服务,到简单的网页制作…”

如今有一些一味追求估值和仅仅依赖投资的创业者们,也许很难体会到文首处马化腾说得那句“为明天能活下去而苦恼不已”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当然,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下去,腾讯最多是成为区域内众多IT集成商中的一家而已,甚至能不能在今天被人所熟知,也是未知数。

在腾讯四处接活时,他们偶然看到了广州电信的招标新闻,技术难度不大,所以这应该又是一个可以去争取的单子。这单毫无意外地没有中标,唯一可以被称作成果或者收获的,就是模仿国外ICQ产品的OICQ。

88必发手机版 4

啊,多么亲切!

本文由88必发手机版发布于冶金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88必发手机版谈创新之窘境,好产品是偷过来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