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的下一個重點,流媒體音樂服務勝出的秘密

作者: 冶金矿产  发布:2019-11-12

在先前的文章中,曾拉哩拉雜說了不少Spotify的優點,這裡想換個觀點總結一下。

图片 1

图片 2

根據尼爾森剛發佈的報告指出,2016可說是流媒體音樂稱霸的元年,佔音樂整體收入的38%。其中Spotify仍是第一,蘋果居次,而這個局勢已經持續至少半年。可見即使挟有巨大的資源優勢(像是iOS預置iTunes app),蘋果也不容易撼動Spotify;大家可別太輕信那些為Apple Music叫好的公關說詞。

關於昨晚蘋果在WWDC開幕演講中提到的新版Mac OS X、iOS、WatchOS、Apple Music服務等項目,這幾天在媒體上應該有鋪天蓋地的介紹,我就不多詳述了。

2015年12月2日,倫敦一個關於大數據的展覽中,一名職員在數據資料投映前經過。攝:Peter Macdiarmid/Getty for Somerset Hous

難怪Spotify正準備要IPO

我想說的是,對於其他廠商而言,蘋果這一系列發表內容的可怕之處,不在於學到了誰的功能、創造了什麼新的介面、或是有什麼厲害的硬體(事實上這次沒有新硬體),而是跳脫了過去三十年來蘋果「讓你做一樣的事,但帶給你更好、更人性的體驗」,而是要──

本文轉載自「端傳媒」。原文:

月租費模式能產生穩定、可預見的營收,又能“綁定”客戶,這已是老生常談,不用多說。可月租還有一個特性:讓愛樂人享有千萬級音樂數據庫的“存取權”,相較於一首首歌或一張張專輯付費下載,或儲存在雲端的“擁有權”,兩者間巨大的差異逐漸體現出來,終於改變我們的觀念與習慣。

徹底改變人們使用資訊、消費資訊的方式。

本轉載有刪減原文

這主要的差異我想以一個簡單的概念來說明:一級數據、二級數據。

想想看,七年前問世的iPhone只是一支「體驗更好的手機」嗎?iPhone和它的相關與衍生產品如iTunes、iPad、iOS、App store改變了什麼?


2000年左右剛萌芽數字音樂服務的時期,我們從無到有,每天不斷往數據庫添加帶有完整meta data、標準格式的音樂文件。曲庫先以流行音樂為主的二十萬首為目標,接著再想辦法突破百萬首。那是草創的年代,我們攢的是音樂的“一級數據”。而如今千萬曲庫已是基本配備,再要比這個就顯得太跟不上時代了(拚獨家版權是另個話題)。

Apple Watch只是一件花俏的穿戴式設備嗎?它想要改變些什麼?加上HomeKit和ResearchKit之類的發展工具之後,它會變成什麼?

去年以來,歐盟因難民潮與恐攻威脅,陷入極端主義(extremism)興起與內部分歧等嚴重危機。人們普遍認為,歐盟若要走出困境,就必須深化區域合作,共謀政治經濟的對策。然而在諸多危機的背後,歐洲議會議長馬汀‧舒爾茲(Martin Schulz)卻看到了一個更深層的面向。

那該要比什麼?是的,要就比“二級數據”。對數字音樂服務而言,二級數據(至少在目前)主要就是playlist。二級數據來自一級數據,playlist基於的是包括一級數據的曲庫、用戶偏好、音樂基因之類的後設標籤(如Pandora)、特殊算法等。而這方面,相對於其他的音樂流媒體服務(我承認我並未研究過其他家,因為缺乏誘因),Spotify不只具有先發優勢,還繼續保持著這種優勢。

(請參閱舊文:我這樣看Apple Watch。)

就在去年巴黎發生恐攻後,舒爾茲連續投書德國《法蘭克福匯報》與《時代週報》,高調呼籲歐盟各國亟需合作共同制訂一部《網際網絡基本權利憲章》(Grundrechte-Charta für das Internet)。這是他繼2014年9月之後,針對歐洲自由民主之政治秩序所遭遇的重重挑戰,再次重申的同一記處方。

正擔心收藏的曲子太多不好找的時候,“Your Daily Mixes”就出現了

Mac OS X電腦系統和iOS行動設備系統的彼此影響和融合,以及視覺、操作、網路活動、以及資訊交換體驗的整合,會對將來習慣於這種操作方式的使用者帶來什麼影響?而這種體驗整合,何時會出現在另一個系統上?

舒爾茲認為,在區域合作與政經對策之外,捍衛「公民參與」和「多元意見」才是對抗極端主義、繼續穩定歐盟的基石。然而這兩項基石,如今正受到數位化浪潮的強勁威脅,並且連帶讓極端主義的發展一發不可收拾。

Spotify剛不久前新推出的“Your Daily Mixes”,作為聆聽體驗上的重要補充,是又一實例。用戶的收藏曲庫中,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曲目只要達到一定數量,會自動生成一個可以不停播放的playlist,內含有用戶收藏曲目之外,加上較少比例的算法推薦曲目。以我的收藏曲庫為例,被生成六個“Daily Mix”,雖然沒有明確標記音樂類型,但顯然分別是環境/實驗電音、Free Jazz、世界音樂、華語流行、獨立搖滾、實驗/現代樂,而且不斷更新,有時也會出現IDM等不同音樂類型的Mix。這不僅讓選擇更多、體驗更直觀,更全面照顧到不同的需求場景。

當年iTunes的出現,改變了音樂產業的商業模式與生態,而看起來只是另外一個音樂串流服務的Apple Music,除了商業上或許是「另一個Spotify」或「另一個KKBOX」(笑)的時候,它提供給音樂出版者的機會、以及出版者和聽眾之間的互動方式,又改變了什麼?

如此的見解乍看之下或許令人錯愕。因為數位網絡的發展,常被人們寄以希望,認為它將促進資訊傳遞、實現直接民主、並有助於公共溝通。但舒爾茲的觀點卻幾乎與此相對。

我們付Spotify月費買的絕不只是那千萬量級的曲庫,二級數據才是能吸引我們甘願買單且不跳槽的根本原因,也是後進競爭者面對的主要挑戰之一。老話一句還是,音樂服務進入2.0時代,不論如何我們愛樂人都一定是最大的受益者。

Apple Pay只是另外一種方便的付款方式嗎?

對此,人們會疑惑:一、數位化的效應怎麼會無力化公民參與、阻礙多元意見的形塑?二、數位化浪潮與極端主義間,有什麼關連?三、即使前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但這是具體的現在式、還是模糊的未來式?

在看這幾天的蘋果科技新聞時,除了各種「哇因素」和以強烈文字推崇(或是不屑)的敘述時,不妨對照思考一下,蘋果想要(還沒有成功、也可能失敗)改變些什麼?

讓我們從第一個問題開始依序梳理。

本文由88必发手机版发布于冶金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蘋果的下一個重點,流媒體音樂服務勝出的秘密

关键词: